寻找最美南医人 | 61级校友李述庭:听党指挥,做好儿医分内事

发布者:xyh发布时间:2021-12-02浏览次数:329


寻找最美南医人




2021年暑期,校友工作者协会发起“寻找最美南医人”活动,活动以建党百年为契机,以“致敬平凡英雄”为主题,采访12位党员校友,倾听他们的成长故事,感悟历史长河中的平凡与感动和最美南医校友的风采!

李述庭,1961级校友,南京医科大学儿科学教授、硕士生导师,曾任南医大二附院儿科主任、中华医学会南京分会新生儿副主任委员。196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党55年。从事儿科教学、临床、科研工作四十余年。

不畏艰苦,专心求学


1961年,李述庭教授怀揣着理想踏入了南京医学院(今南京医科大学)的校门。提及大学生活,她的印象里是这样的,“那个时候经济匮乏,很多同学连棉被都没有,甚至有些同学只带着一个草席就来求学了。当时,学校的设施还不像现在这么先进,宿舍环境也比现在差远了。”思及此处,她忍不住叹了口气,“正好我们61年是困难的时候,粮食不够,连蔬菜都很少,更没有什么大鱼大肉的。我还记得我们上晚自习的时候,大家学习都很安静,整个教室就只有翻书声、写字声,还有大家肚子都饿得叫出声来。”

即便如此,李教授和同学们对学习的热情和知识的渴望从未被消磨。夏日炎炎,图书馆外聒噪的蝉鸣和蒸人的热浪也不能阻碍她求知若渴的心;冬日严寒,教室外呼啸的冷风和钻进衣裤刺入骨髓的寒气也没有影响她一丝不苟的学习计划。除开课本知识外,李教授在大学期间参加了不少活动,力求全面发展。“在校时,我很感激老师还有同学们的信任,让我担任团支部书记,也当过学生会的干部,参与了很多学生工作,其中,让我更感兴趣的是一些社会性的工作和活动。”也正是学生时代这些丰富的锻炼经历,让她在走出学校、走上工作岗位时迅速适应社会,成为了一名好医生。
真诚相待,细心诊断


1984年,南医大二附院拓展儿科科室,李教授服从分配,成为了科室的第一批儿科医生,她对于自己成为一名儿科医生是这么评价的,“被分配到儿科,我觉得还是很好的,因为我还是很喜欢儿科的工作的。再加上我小时候隔壁家的一个孩子得了麻疹性肺炎,没有抢救回来。当时我就觉得太可惜了。”讲到这,李教授的脸上露出了遗憾的神情,正是这样一份对生命的敬畏之心,让她在儿科的岗位上一干就是几十年。

而当时的她还没有太多的临床经验,面对真实的病人,以及书上未曾或鲜少提及的症状,时常感觉不知所措。“上学的时候按部就班,到了临床以后,发现不少病人的情况和书本描述有些出入,很多东西都要懂得随机应变,好多事情都要从头开始摸索。”


图片

在儿科,不仅要面对无法表达清楚的孩子,还会碰到因为孩子的病情而情绪焦躁、难以沟通的家长。遇到这样的情况,李教授是这样应对的,“不停地跟他们做思想工作。首先必须要用真心感动他们,那就要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来表达自己的真心,我陪着他们一起做检查,在他们身边,给他解释孩子的病情是什么样的情况,我们会怎么应对,让家长真正对我们医生感到放心,才能让接下来的治疗顺利进行,所以一定要做好家长的沟通以及孩子的疏导。”

除了对病人真诚相待,细心诊断也是让他们宽心的一种方式。李教授认为细心且耐心的诊断能排除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而且还能进一步明确患者的病因。“曾经我碰到过一个小孩一直在吐,一个年轻医生就和家长说是感冒了才老是会吐的,也没有仔细的诊断就让他们回去了。然后这小孩的状况还是没有好转,家长又来找了,我就去看了一下,发现了孩子身上有红点,我又把他身上衣服脱下来仔细查看,发现这个孩子是得了疝气。”小儿疾病多而杂,在她从医的几十年里,对待每一个孩子都会细心诊断、耐心安抚,发现不对的地方立即检查,从症状出发一个个排除病因,确保病人不会因诊断不仔细而耽误病情。

与党结缘,传承情怀


“我的父亲是一名地下党员,我从小就受到他的影响。除了我的父亲,其实我的婆婆也是一名共产党员,但当时我们家里人都不知道,都以为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脚老太太。直到我们全家来了南京,要办转党文件,这以后我们才知道的。”听李教授缓缓讲起与党的缘分,不难看出她为出自党员之家感到自豪。“他们这些老一代的人喜欢和我们讲党的光辉事迹,教育我们要爱党护党听党的话。”李教授深受长辈影响,将爱党情怀传承下来。她在校期间积极响应党的号召,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我上学的时候就跟着学校参加“知青下乡”等各种活动,党叫我干什么,我就去干什么。”在工作后的她亦是始终坚持初心,跟着党走,“66年在学校积极响应毛泽东主席的号召,让我们下乡,去句容农村工作。我和十个同学,还有十个年轻的医生,还有我们的老师、主任,也就我们三十个人去了句容工作。我们在这里呆了几年后,就把句容的医疗水平提上来了。后来我又被调回南京发展二附院的儿科。所以我的工作就是党需要到哪我就去到哪,党让我到农村去,我就到农村去,绝对听党的话,服从党的安排,绝不辜负党对我的培养!”

在党55年,最让李教授感到骄傲的事情就是她没有辜负党和学校对她的培养。“虽然我没做出多大的贡献,但是我做好了我自己的本职工作。”在南医后辈们看来,李教授这样的自我评价是着实过于谦虚了。李教授年轻时为社会培养了一大批优秀学生,带出了很多杰出的儿科医生。退休后,依旧上门诊为病人看病,指导年轻医生工作。2016年,还去偏远的少数民族地区为那里的百姓服务。工作之余,自学中医,博极医源。她说,党是将人民群众护在身后的人,要趁着自己还能发光发热的时候多做一些事。



谆谆教诲赠后辈


李教授对南医后辈们充满了期许,“我希望学弟学妹们知识面要宽一点,这一点很重要。比如我当儿科医生,也要掌握内科的东西。而且你们要学很多门功课,一定要学的仔细,像数理化之类的更要去好好学学,它是一个基础的东西。我现在虽然退休了,但是我最近依然在学习中医的东西,作为医生就要不断学习,活到老学到老,所以说,你们一定要多读,多学。”并叮嘱道,“既然学了医,那就要吃得了学医的苦。从书本上学到的,一定要和实践相结合,光是纸上谈兵,没有与临床相结合,那这些书本上的知识就白学了。”


最后,李述庭教授赠给大家一句话我们应该在该发光的时候发光,该发热的时候发热,不辜负社会对我们的栽培。”健康所系,性命相托,医路漫漫,我们必要从前辈身上学习,在党爱党,博学精进,上下求索。